mangogo

我想一生都在流浪,做个孩子。
但家,却是我一生的眷顾。

北服,有个很美的地名,樱花东街甲二号,那里面也生活着一群很可爱,很特立独行的人。北服是个非常有包容性的学校,你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你可以穿个貂去上课,也可以染个荧光橘的头发,也可以穿着睡衣睡裤躺在草坪上喝酒;男生们可以穿高跟鞋可以手拉手,女生们也可以剃个光头可以拍裸照。没人在意你干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和我无关几个人。反正我很喜欢觉得很酷

这次,我们都要笑着,说再见

失眠情话

睡着了吗?你是否又在失眠
总是这样,到了十点告诉自己该睡了
只是  睡不着
 
睡着了还是失眠了
在知乎上看到失眠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
光明褪尽  万籁无声
只剩下一个人
执拗的与这世界做着最后的斗争
 
与我而言,失眠的夜晚不多
但一失眠就容易矫情
 
明明是自然的事情
却一定要讲的连全世界都移情别恋了一般
 
不知为何 这几天的表达欲爆棚
不知是新年刚到来的原因
还是天气渐渐回暖
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去说
编辑长长的朋友圈和微博然后删掉
 
我常常在想
当我们想表达的时候发朋友圈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几十个赞还是评论
有时只是想说出来吧
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倾诉
不想说给父母听 因为自己的不开心太小太虚无缥缈
不想说给老友听 因为许久不联系不想一说就是诉苦
不想说给闺蜜听 因为太接近真不想把影响到他们
更不想一天到晚抱怨的好像是个话痨
所以很多时候   会把自己的心情记录在手账和备忘录里
最近也把自己的心情写在了lofter里
说给自己听   抑或是被某个陌生人看到听到
也是一种表达吧
 
生活本来就应该有失落有惊喜
会有一些时候
觉得自己的皮肤好黄啊
感觉自己又丑了
想的都是什么主意
拍的照片怎么看都入不了自己的眼
但也会因为一天的好天气
买到了一件好看的衣服
吃到了想吃的事物
偶然的遇见了某个好久不见的老友
而欣喜一整天
 
今早八点多起床的时候
发现妈妈生病发烧了
好像在我的记忆里
妈妈永远是那么坚强 那么美丽
妈妈老说  自己老了
以前 我是她的宝贝 
而现在   她是我的小公主啊
我会 慢慢学着照顾他
 
 
夜空总是很长
睡醒的时候觉得空落落的
我会习惯的看一眼手机
哎  原来我小时那么久也没人关心慰问我一下
关了除微信其他所有APP通知到位手机一直很安静
这真好这真不好
 
你们会和我一样吗
鼓起勇气各一个对自己很重要但许久未联系的人发很长的精心编辑的文字
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删去
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除了自己的心里
 
真开心这夜你听我呢喃
想你很久了
Miss you tonight  
好梦

絮絮念~初一

2018的第一场雨,灰蒙蒙的天伴随着潮湿阴冷,典型的南方的杰作,记忆中熟悉的感觉,多少个阴雨的午后,课桌后倦怠的眼神,体育课的欢乐全叫那连日的雨水冲了去,被雨水洗去的,还有眼神中的灵气,饶是如此,还是特别的怀恋那些书卷里都带着潮气的日子;等阴雨散去,阳光又将整个人都熨帖出春日的抖擞精神来。其实到了北方,我最盼望的就是下雨,很多北方朋友想起下雨就头疼,于我,如丝如线的雨总是牵起对家的羁绊。昨晚和母亲叙家常,好像不用说什么话,陪伴着就很好。我的妈妈很好看,从我小小的时候,从我记事起,她就是我心里最好看的女人。我想每个女孩子都梦想成为妈妈一样的女人,温柔而坚强。可是我呀,既洒脱有执着,好像很矛盾。但我觉得每个人身上的矛盾都能解释,因为生活赋予了他们很多很多。这次回来,看到弟弟妹妹和小外甥,才发现自己也不小了。和往年一样,婶婶们还在忙着给三表姐介绍对象,最大的表姐也已经有了小孩,和我小时候一样,过年穿着一身红衣裳,喜气洋洋,而青春期的表妹,却偏爱黑灰,到了我这个年纪,穿够了黑白灰,竟也想着买身红衣裳。妈妈眼角的鱼尾纹,竟和照片里的外婆如出一辙,我想等我老了,也大概是这个温柔的样子吧。岁月沉默却在以最内敛的方式,把成长和衰老镌刻在每个人的年轮上。曾经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而现在,莽莽撞撞的人生也已过了三分之一(四分之一)。记得曾经特别潇洒的说,以后活到60岁就够了,年纪渐长,却慢慢的懂得了牵挂,牵挂妈妈的唠叨,阳台的兰花和过年的味道。

不知道是今天这个情人节卡在过年前一天的特殊性还是大家都长大了,今年朋友圈好像挺安静的。以单身的姿态度过了n年情人节,今年也还是如常。我是顶顶喜欢过各种节日纪念日的人。无论这个节日是否关乎与我。

身边的朋友们,那些小情侣们都两三四年了,单身多年的人儿也一个个的脱单了,该是一个甜甜蜜蜜的情人节了。还单身的各位就让我来和你们说上一句“情节快乐啊”。别急别慌张,永远啊都可以遇上对的人。

除了被观看和不真实之外,这只蛙的生活可以说是十分理想了——有自己的loft,不用做家务,不用去上班,也没有各种繁琐事的困扰。生活主要内容是吃饭、睡觉、看书、写字和出门远行。虽然食物种类少了点儿,可光是露营帐篷就有三个级别。我可是只能租或者蹭帐篷的啊。

大学里,说说高中的那些事吧。
我觉得那时的。
生活真是千篇一律,在那些昏暗的不见天日的日子里,搅浑着脑子书写着奇形怪状的化学方程式时,接种而来的就是写不完的遗传图解。你用左脑一直在验证着亘古不变得牛顿定律,右脑还在计算着那些变态的x与y组合,同时手里还在写着毫无思迅的作文。
依然还记得每天一抬头,就是挂在黑板上的倒计时日历,我眼看着她从三位数瘦成了两位数,最后变成一位数,恍然间,那三天就到来了。但是现在的我早已经记不得那几天发生的什么事了。只是,那时我们一整个班最后的一次考试了。
关于高中,除了那个讨厌和矫情的自己。还是记得很多有趣的事情和有趣的同学的。

记得高一那场下场雨的运动会,即使我们都身疲力竭,但都还在奋力奔跑,因为我们知道,不能辜负为我们加油呐喊的朋友和终点的那个拥抱。
记得在大扫除时成群结队的在三叶草中寻找代表幸福和快乐的四叶草,恩,真的只是为了当时的快乐,但是我知道,你们将来都会很幸福的。
记得在春游时大家一起在甲板上吹风聊天,在湖里一起抓鱼,在景点一起自拍。现在看看当时的自己真是傻得可以,大家都好傻呀,但我真的很想念傻傻的那一群人呀。
记得毛老师编辑的那几本八班文摘和每次语文课前的那几次风格迥异,笑料百出的演讲。犹记得那次某个小组介绍的环游世界的梦想,不知道你们还记得吗?
记得。我的小同桌,我可能是最幸运的吧,能够碰上你,班里最不可能的同桌(班里最高的女生和最矮的组合)。但是每次有人欺负我,都是你来帮我出头,不知道,今年的你长高了一点没有呢?
……
无数回忆,无数默念。
等我。。

今天不说杂事,说一些其他的吧,比如说 吃。
十月突然有了兴致,于是去了咖啡店学做西餐。
然而,现实与想象完全不一样,比如说做奶茶,煎牛排,很多时候都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去做。所以啊,不管是做美食,还是谈感情,感觉真的很重要。
后来啊,我做了两个披萨带回给朋友们吃。在seven-eleven借用微波炉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小姐姐说,你这是什么呀,好香呀。  恩,那时真的是满满的自豪感。
为了两个披萨,自己的手留下了一个疤。
我向来都为自己的手自豪,我还为自己的身高自豪,虽然我明白很多男生都喜欢小鸟依人的女生,但是我要做自己的女王呀。管他们呢、
扯远了。今天中午点了披萨的外卖。吃了一口,就想要自己去开一间披萨店,专门做最好吃的披萨,而不是只为了填饱肚子的披萨。
说到最好吃的,北中医门口的烤冷面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烤冷面。恩。远近闻名。口口相传。其实烤冷面谁都会,一个面饼再摊上一个鸡蛋,再刷点酱撒点洋葱香菜,但是有些人做的就是不好吃,阿姨偶尔不出摊,大家都要打个电话发个微信相互询问。
北服的门口已经没什么吃的了,以前还有个不错的寿司店,后来拆迁之后,除了打印店,还有宰人的栗子糕和缺斤少两的烤地瓜了
记得以前在北校区的时候,大门隔壁的破院子里有各色各样的小吃,其中小四川最受大家伙的欢迎,我已不记得那老板和老板娘的外貌了,但是我还记得那特殊的味道,还有北校区食堂的小料丰富的手抓饼,泡面,还有,豪放派超级大碗的炒面。
后来来到了本部,幸运的是,本部食堂水平一直不错,做的挺好吃,有多好吃呢?我曾经一个月在食堂丢过四五次饭卡,没错,光顾着着急吃饭了。
放寒假了,老师突然说,明年开学还有三个多月你们就毕业了
突然楞了一笑,笑着说,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就毕业了
时间真的不多了。
我们老是以为自己又很多时间陪家人,有很多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很多的时间去任性。
其实不是这样的
但是也可以是这样的
我这个人总是想要活的很尽兴,就是想要吃的东西一定要吃到,想要什么就要去做什么,我觉得做人只要不打搅别人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自己一定要活到最好呀
要不然,这辈子没了,你去哪里后悔呢
恩。今年过年,我要买一件大红色的衣服,给自己满柜的黑灰加上不一样的色彩。

“我以为认真去做就能实现我的梦”。这是《香格里拉》的一句歌词。
曾经的我是这么以为的,现在的我却逼迫着自己去这样的“以为”。
2017年好像是个分水岭,又好像是个象牙塔,拼命的把我从象牙塔往现实里推,就好像是早高峰的五号线一样,明明已经满人了,却依然要不停地往里面挤,占了一个位置的人稍显从容,而刚上车的人们却只能以扭曲的姿势站立着,挤推着,只为了争的一丝空间。就像刚来北京打拼的年轻人一样。
 
越来越不想去憧憬以后的事情,想着以自己喜欢的事情打发以后的时间。
2017年发生了很多事。
年初,与大学唯一的一个男朋友分手了,毅然决然。
我是必然要回到南方的,他是属于北方的,我害怕,爱的太深,伤的太深。
2月初,瞒着爸妈偷偷地去了上海去拍外滩,晚上却被人跟踪。
我是一个软弱的可能会被人欺负的人,但我是一个果断的做出决定的人呢,也是一个坚强不会让现在的自己欺负以后的自己的人。
2月末,又自己一个人去西安见了多年的笔友兼网友,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默契,但也了了多年的心愿。之后,住在平遥时,见了此生最大的雪,但早已没了小孩子的那种兴奋感。
上半年,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北化学习,考试……
我不是一个很外向的人,与不熟悉的人说话会让我觉得很别扭,大概就是那种别人问一句我答一句的那种,所以我很难交到新朋友,我也不需要那么多的新朋友。
暑假里,关于那次旅行我说了很多了吧,我要说说人。
那个总是画着精致的妆,说的每一句话都极有技巧的女上司,每一次对话,都能掌控话题,又使听得人舒服,还能从谈话中得到她想要的信息。对于她来说,这一切并非刻意,而是时光的淬炼,恩,真的很厉害,厉害的让我词穷。
 
9月份,去到了很熟悉的苏州和绍兴实习。中途回了一趟家,没见到爸爸,每次回家或是离家,心里都是酸酸的,因为父母又老了,我不喜欢时间,时间推我进入现实,还推我父母进入中老年。以前格外讨厌父母的碎碎念,但现在远在千里之外的我却格外怀恋父母的唠叨。真的,亲情才是最动人的无声细雨,哪怕我远在千里之外,却依然能慰藉我,照拂我的心灵。
 
   絮絮叨叨这么多了,先去吃个草莓吧。